開平-天下教育論壇

價值觀與好學生都是霸凌來源

洪蘭:先蹲下來聽孩子說    

霸凌不只是學校的課題,也不只是肢體的暴力。開平餐飲學校與天下雜誌教育論壇與會多人指出,社會價值觀、輿論和「好學生」都是霸凌來源,許多霸凌行為來自大人的示範。要消弭霸凌,除了制度和網絡,還要引導和示範,更須要大人調整觀念行為,並從傾聽做起,關懷學生身心發展,了解壓力來源,讓愛的能量流動。  

開平餐飲學校連續第三年與天下雜誌合辦教育論壇,今年主題是「從科學談霸凌」,二十三日在台北市立圖書館舉行,由開平青年發展基金會執行長夏惠汶主持,邀請中央大學認知神經科學研究所所長洪蘭、全國教師會前秘書長吳忠泰、天下雜誌總主筆蕭富元、欣葉餐廳執行董事李鴻鈞、開平餐飲學校校長羅俊彥與談,吸引許多教育團體、學校人員、家長和學生參與,青輔會主委李允傑與台北市教育局副局長林信耀也出席聆聽。

霸凌者不一定是壞人 

此次論壇融合個案訪談和合作式對話。從發言中發現,被霸凌者不一定是可憐蟲,霸凌者不一定是壞人。一名高中男生昨天現身說法,國小時由於視力只剩0.1,他在學校被同學視為「怪物」,經常受到刺激語言和異樣眼光,還曾被打,國中時他決定不要再被欺負,開始霸凌別人,對同學「練拳頭」,成為沒人敢惹的人物。 

面對霸凌問題,從科學角度可得到不同的觀點。天下雜誌總主筆蕭富元指出,根據最新研究顯示,對霸凌有五種迷思,例如認為霸淩者是低自尊、人格特質膽小害羞、曾被欺負、缺少朋友等等,但事實上許多霸淩者人緣好、自我感覺良好,而且覺得霸淩別人會被看成英雄,另外研究也指出,霸凌發生時旁觀者的態度,對霸凌行為影響很大。 

目前學校教的,和現實出現落差。蕭富元指出,有一學生回答「遇見霸凌應該怎麼辦」的問題,選項一是向前制止,選項二是報告老師,選項三是趕快走開,他答三,被老師扣分,因為標準答案是二,學生的家長對此很不以為然,「孩子那麼弱小,如果報告老師被知道了,下場會不會更慘?」

社會價值觀和輿論也是霸凌者

社會價值觀和輿論,也可能是霸凌者。開平餐飲學校校長羅俊彥說,他兒子國中時曾問他:「為何成績好的就是好學生,成績差的就是壞學生?」許多學校教育都以考試優先,要國中生專注課業拚基測,要高中生專注課業拚學測,學生想要看小說,大人說「只要考完就可以看」,學生想要交男女朋友,大人說「只要上了大學就可以交」。於是,學生的很多活動都被壓抑了,壓力無處釋放,有一天就爆發了,開平餐飲學校所努力的,就是尊重每一個學生獨特性,讓每一個人順性發展。  

中央大學教授洪蘭也指出,連警察執法時對不同學校的學生都有差別待遇,間接形成好學生霸凌其他學生,曾有多名高中生違規騎機車,警察看到是建中學生就放走,而另一所台北的私立學校學生就被留下來。 

目前回任國中導師的全國教師會前秘書長吳忠泰說,一般人以為孩子到國中就不希望大人陪伴,只想跟朋友同學在一起,其實根據調查顯示,「陪我到野外活動、陪我打電動」、「教我未來的工作能力」被學生選為最希望父母做的事的前三、四名。有些學校,對於學生考試成績變動10%就啟動警示機制,但對於學生懷孕大肚子卻毫無警覺,顯示許多教育人員的核心價值、核心任務並不放在關懷學生身心發展,而只在意成績。 

如何面對霸凌?曾研究過從網路看青少年犯罪問題的青輔會主委李允傑表示,包括警政單位、學校單位和社政單位,應共同建立網絡,一起診斷治理霸凌問題,學校要有健全的通報機制,少年隊應適時協助輔導,社政單位對於高風險家庭發揮即時通報。

老師是社會正義最後防線

天下雜誌總主筆蕭富元說,家庭教育失能的情況下,老師是社會正義最後的防線,期望學校能營造溫暖關懷的環境,而且不要讓老師單打獨鬥,應建立處理霸凌的標準作業流程。 

除了制度和網絡,還要引導和示範。「模仿是最直接的學習,」洪蘭表示,霸凌發生的原因很多,只用立法手段防制並無法解決,我們應鼓勵學生遇到霸凌不要隱忍不應漠視,並用好的法律引導社會正面前進,但之前曾有錯的判例,一名玻璃娃娃在學校出意外,平時協助她的同學卻被法辦,影響許多人不再熱心助人或見義勇為,幾天前有一名智障女生在公車上被人拉下之後強暴,目擊者卻沒人講,有的孩子舉發霸凌事件,卻被說「害學校被告」。 

剛接任北市一所國中生活教育組長的許老師指出,小孩的肢體霸凌,來自大人示範效應,有些霸凌者是「裝著大人軀殼的心靈」在學習如何談判和協商,而有時大人對小孩表達「我要給你關懷」,反而對孩子形成壓力,學校應推動「合作式關懷」,例如該校有五名以上老師合作關懷一個孩子,給孩子發現和展現亮點的機會。 

全國教師會秘書長吳忠泰認為,解決霸凌問題,不可期待使用剛性的力量,例如任用高大壯碩的生教組長,或一發生事情就安排教官進入校園,這樣反而可能讓暴力被複製,解藥之一是善用女性「母性堅韌」的力量,如果一所校園內,經常有二十多位愛心媽媽和愛心爸爸在走動,校園氣氛應該會不一樣。 

吳忠泰表示,為了生存,「弱肉強食」已在人類繁衍幾千年,霸凌無法被消滅,只能被減少,我們要多和孩子談的是,文鬥比武鬥的「成本」更低,可以用和解來取代戰爭,同時要教學生也尊重生物多樣性,文明與野蠻之間才能平衡。

大人先蹲下來聽孩子說

大人對孩子的「霸」如何消融?欣葉餐廳執行董事李鴻鈞說,他來自單親家庭,媽媽很忙,小孩一犯錯,媽媽沒時間聽,就直接體罰,有時拖到廁所打,有時罰跪。長大後,他也對孩子體罰,把自己的不愉快放在孩子身上,孩子說他很霸道,「若我不改變,行為要傳幾代?」於是當衝突發生,「冒煙時,我先轉頭想一想,平息一下,」給自己多一點空間緩和靜下來,近年來親子關係逐漸修補,他在企業內對員工的方式,也做了調整,不再輕易祭出可以隨時叫員工走路的「劍」。 

洪蘭說,「小孩火大時,大人應冷靜;大人火大時,小孩就會逃命」,當孩子出狀況時,大人先蹲下來聽孩子說,手不要打下去,先釋放好的善意。 

大人調整觀念,並從本身做起。家長陳女士說,大人歡念不改變,霸凌問題無法解決,要放棄以往認為什麼是成功、什麼是面子。一名目前任教國中的一名女老師說,從小她因視力障礙導致功課不好,被同學霸凌,那時她覺得很孤單,很希望有人可以傾聽,現在她當老師了,遇到霸凌事件,她處理時努力做很好的傾聽者,「一顆心好好傾聽,許多事就可化解」。 

開平青年發展基金會執行長夏惠汶提出,霸凌事件導因於學生情緒沒有出口,治本關鍵在於找出根源所在,適當地疏導情緒,給予愛的關懷,才有可能消融霸凌,應建立尊重、自由與安全的學校環境,讓愛流動,走出霸凌。 

l         圖片說明:

  1. 開平-天下教育論壇從科學談霸凌,(右起)開平青年發展基金會執行長夏惠汶主持,中央大學認知神經科學研究所所長洪蘭、欣葉餐廳執行董事李鴻鈞、開平餐飲學校校長羅俊彥、全國教師會前秘書長吳忠泰、天下雜誌總主筆蕭富元與談
  2. 開平-天下教育論壇從科學談霸凌,(右起)開平青年發展基金會執行長夏惠汶主持,欣葉餐廳執行董事李鴻鈞、開平餐飲學校校長羅俊彥、中央大學認知神經科學研究所所長洪蘭、全國教師會前秘書長吳忠泰、天下雜誌總主筆蕭富元與談
  3. 開平-天下教育論壇融合個案訪談和合作式對話,深度討論霸凌原因與對策。
  4. 開平-天下教育論壇融合個案訪談和合作式對話,深度討論霸凌原因與對策,與會者發言踴躍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全站熱搜

開平小蜜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